ENGLISH  

 
「长篇小说」香火 (20/2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笑言 8108字 2012-09-25 20:14:56
第十八章

1

  秦刚家中,面对摔裂的木盒以及从夹层里面掉出来的油纸包,钟晓冉和萧月英两个大肚子女人屏住呼吸,对看了一眼,钟晓冉小心地伸出手去。
  薄如蝉翼的油纸包里是几张泛黄的旧信笺。纸质已经很脆,仿佛轻轻一触就会碎掉。这种薄薄的被压得平展展的纸片把萧月英拉回童年的某个瞬间,捉一只蝴蝶,活生生地夹在一本书里,过几天打开,便得到一只美丽的蝴蝶标本。眼前这几页纸活像那标本,莫非它们也包含着制作时的残忍与制成的脆弱?
  “快看看是什么宝贝!”萧月英的心跳得愈发厉害,她睁圆眼睛催促钟晓冉。答案就在心里,急于得到证实。
  钟晓冉小心翼翼把纸铺到桌上。第一页上只有四个篆字,钟晓冉毕竟跟随秦刚多年,略加辨认,确定是“丁氏家谱”。萧月英脸涨得通红,一把抓住钟晓冉的手腕,说:“晓冉,没准我们真是一家人呢!”
“你说什么?”钟晓冉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心思在后面的几张纸上。她把第一页纸轻轻挪到一旁,第二页纸的内容呈现在她们眼前。

丁氏家谱


  河龙湾县南洼铺丁氏始祖丁开山于明朝洪武十五年壬戌岁(旁有批注:公元1382年)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迁来。娶颜氏、后娶黄氏生三子、长子守庚、次子守亨、三子守阳。长子守庚无婚、三子守阳无后。次子守亨娶张氏刘氏各生二子。始祖丁开山葬于南洼铺东南上老林。
  二世守亨娶张氏为妻生二子,长子祥辉、次子祥运、娶刘氏为妾生三子祥典、四子祥鼎,长子祥辉、三子祥典、四子祥鼎无男嗣。次子祥运生三子。
  三世祥运娶陈氏为妻生二子,长子润若、次子润之、娶柳氏为妾生三子泽乎。
  ……

  家谱记得相当简洁,不像有的人家,生于何地、卒于何所、娶妻生子、生平大事均有记载。萧月英一目十行,快速向下扫视着。终于在第二十五世,见到了熟悉的名字。

  ……
  二十五世仁杰生长子义睿、次子义周。义睿生一子,义周无男嗣。
  二十六世义睿生长子礼全、次子礼越。长子礼全生一子(批注:两子),次子礼越无男嗣。
  二十七世礼全娶张氏为妻生一子,长子智森。复娶夏雨珠为妻生一子,次子智霖。
  二十八世智森(空白) 。
  二十八世智霖娶许芳为妻生一子,名信刚(暂姓秦)。

  “天呐!”萧月英激动不已。她情不自禁地欢呼:“他们两个果然是兄弟!丁信强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门环!”欢呼完之后,她的嘴合上了,钟晓冉的还张着。钟晓冉没想到自己这么一摔,摔出一个天大的秘密。先是怀了孩子,现在又帮丈夫找到了兄弟,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她想上天真是公平,自己受了点委屈,便立刻得到施舍。这喜悦这幸福像阳光一样驱除了那些令人痛心和压抑的黑暗。她飞快地转了一圈,手上多了一个无绳电话。她把电话塞给萧月英,说:“快!马上把丁大哥叫来。”
  萧月英刚一打完电话,她就接过来拨通了秦刚的手机。秦刚的声音带着几分醉意,说:“什么?你把我奶奶的宝贝匣子摔坏了?你什么人哪你!”
  “你一整天都不回家,你才什么人哪!”钟晓冉气鼓鼓地说。“赶快回家,匣子摔出你家的大秘密了!”
  “秘密?什么乱七八糟的!”
  “别问了,丁大哥现在正赶往我们家。你快点回来就是了。”
  “怎么又是丁大哥萧大姐的?家里的事不能家里人说吗?”
  “呵呵,今天正是要说件家里人的事。你回来就知道了。”

2

  丁信强带着秀秀风风火火赶到钟晓冉家,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什么事,萧月英劈头就问:“娟娟呢?不是要你带她一起来吗?”
  “她不肯来,说项目没做完。”
  加拿大学校的作业分两种,小的叫家庭作业,大的就叫项目。不但是娟娟,就连秀秀的幼儿园也是动不动就要做项目,鸡蛋孵小鸡是项目,毛毛虫化蝶也是项目,折一只纸船还是项目。萧月英心里不痛快,娟娟跟父母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什么地方都不肯跟他们去,整天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上网。上次出走是娟娟的一次示威,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主张,却又负不了责,大人还不能管的太多太严,真让人心烦。这次天知道到底她是真忙还是假忙,姑妄听之,姑妄信之吧。
  秀秀眼尖,发现了茶几上放着的门环。“爸爸,这个门环跟你带来的一模一样耶!”
  茶几上一模一样的黑门环“嗖”地一下将他的双眼紧紧攫住,他迅速拿出带来的那一只,与茶几上的并排摆在一起。刚才萧月英特别叮嘱他带上门环,他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心里揣测是不是萧月英想请秦刚帮着鉴定一下。秦刚搞美术的,对文物很可能也有研究,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这层呢?他完全没有料到,另一只门环就在眼前,伸手可触。
  黑黝黝的两只铁门环,模样拙朴,没有多余的装饰图案,连光泽都不显著,很不起眼。丁信强的两只眼睛死死盯牢它们,以他的历史知识和文物知识来判断,它们并没有什么收藏价值。但他关心的并不在于它们的价值,而在于它们是不是一对。
  的的确确是一对,确凿无疑。
  “你们从哪里搞来的?”他动了动喉结,抬起头,问道。
  “秦刚的奶奶留给他的。”萧月英回答。
  “你再看这个。”钟晓冉把丁氏家谱递给了他。
  丁信强一眼就认定这是他家的家谱,那是爷爷的笔迹,那饱满的颜体间架是不难辨认的。他的手不由有些发抖,脑袋里翻江倒海,思绪唰地闪回童年和爷爷在乡下的那段日子。

  ……爷爷说,这门环是你奶奶在我离家参加革命前准备的。一只让我随身带着,一只留给了你爸爸。
  那么这只是你的了?可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爸的。
  这只就是你爸的,爷爷不小心,把自己的弄丢了。
  那时打仗吧?兵荒马乱的,奶奶不会怪你的。
我对不起你奶奶啊!
不能怪你啊。是战争!
不是说这个……爷爷叹口气,摇摇头不说话了。

  “看呆了?怎么不说话啊?”萧月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看清楚了?”
  “这真是咱们丁家的家谱。爷爷的字。估计是他抄的一个简本。”丁信强稳一稳神说。“可是后面字体变了。”
  “我也看出来了。”萧月英说。“看样子爷爷另外娶过妻子。后面那几行八成是那个夏雨珠续的。”
  “很可能。”丁信强若有所思地说。“文化大革命批斗爷爷的罪状之一就是他有一段历史空白,说他叛变革命,是大叛徒。而据他自己的日记则是负伤被安置在老乡家治疗。我记得那是在一九四七夏天。我认真看过家谱了,丁智霖,哦,应该是秦智霖,也就是秦刚的父亲,出生于一九四八年,时间上刚好吻合。”
  “这就是说,秦刚是你堂弟?”
  “照家谱上看,他以前应该叫秦信刚的。”
  “他父母是叫他信刚。”钟晓冉回忆说,“我问过他,他说画画时习惯署笔名,他就去掉了中间的信字,一直沿用下来。”
  丁信强拿起门环,心情无比复杂,想不到啊,这两只门环居然在加拿大重逢了。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么这两只门环代表的缘份,该是几生几世修来的呢?

3

  秦刚回到家中,看到一屋子人,打过招呼,直说眼晕。钟晓冉递过一杯早已备好的浓茶,说先喝点茶,清醒清醒,大家等着跟你说话呢。
  “还有什么好说的?今天那个余勇在法庭上的精彩狡辩真是感人至深啊!你想跟他走不就是一句话吗?何必搬来他们两位?我会成全你的。”
  钟晓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丁信强则完全摸不着头脑。萧月英见秦刚一反常态,忙起身说:“老秦,别这样,你知道晓冉并没有做你想象的那种事。她在法庭上受了委屈,你该安慰她才对啊。怎么外人歪派她,你也跟着起哄?”秦刚翻了翻白眼,没答话。毕竟这几年与丁家相处亲如家人,而萧月英一向是以大姐身份说话的。他心里埋怨钟晓冉,钟晓冉啊钟晓冉,难道你认为这种事这么值得炫耀吗?就算是你亲大姐,也用不着这么急着去告诉她啊,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被外人欺负了吗?他越想越生气,铁青着脸坐在沙发上闷头喝茶。
  还是萧月英心思慎密,刚才说话的时候,她随手把一张报纸盖在门环上。她不想让这个男人这么快地从一种情绪走入另一种情绪。她得给他一点时间来适应他一生中的一个重大转折,这就是他将要由丁信强的朋友变成丁信强的兄弟。不仅如此,这个转变如此突然,他能不能接受怎么接受还都是未知数。就连萧月英自己也说不清现在的心情究竟是兴奋、喜悦还是震惊,总觉得这一切不真实。秦刚过去三十多年的人生是怎么过来的,她并不清楚。不仅是她,恐怕钟晓冉也未必全部知晓。钟晓冉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把名字秦信刚中的“信”字去掉了。这份家谱带给秦刚的将是什么,她不得而知。她忽然有些懊悔,这么急急忙忙把大家叫到一起,直接面对这个惊天消息,也许并不是最合适的方式。而目前秦家所处的特殊时期,又为讨论这件事增加了更多的变数。然而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说隐瞒事实永远是最坏的选择。她用胳膊肘碰碰丁信强,示意他开口,打破僵局。
  “老秦,兄弟呀!大家叫你回来要说的是另一件事。”丁信强清了清嗓子。他的声音凝重深沉,好似负着千斤重物。秦刚与丁信强相交多年,性情相投,在心里早把他当兄长了。但他们两个都笃信君子之交,清淡如水,从不称兄道弟。听丁信强刻意叫了一声兄弟,秦刚还真有些意外。干吗呀?他心想,跟我套什么近乎。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们要合伙对付我?好啊,放马过来吧,哼!
酒精哗地一声,从他头上退潮了。他目光灼灼,环顾面色严肃的众人,然后双眼紧盯在丁信强脸上,问:“老丁,你们到底要说什么?”
  “这件事有关你我,以及在场的所有人。”丁信强缓缓说着,特地连在一边玩耍的秀秀也用眼光扫了一下。
  “你们搞得这么神密兮兮的做什么,有话就说吧。我的脑子现在钝着呢。”
  “瞧,这个。”萧月英见时机已到,一伸手把报纸掀开。那对门环赫然闯入秦刚的视线。他的目光立刻被它们牢牢吸住,刚才的气恼似乎跑了一半。
  “咦,我说钟晓冉,你虽然没卖成画,却真办了件好事啊,居然把这对门环配齐了。不容易!在哪里买到的?哦?该不是那小子使了什么法吧。”秦刚啧啧称奇。不待钟晓冉回答,又转向萧月英和丁信强说,“你们不知道,这门环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它是我奶奶传下来的,还郑重其事弄了个檀木匣子盛着。大概门环还没那匣子值钱呢。”秦刚的脸上渐渐泛起生气,原先那层铁灰退去了。
  钟晓冉接过话说:“另一只门环是丁大哥的爷爷传给他的。”一边把家谱推到他面前。“你来看看这个,从匣子夹层里掉出来的。”
“丁家爷爷传的?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这什么玩意儿呀?看上去神神秘秘的。你说匣子还有夹层?难道我奶奶还留着武功秘籍不成?”
  一屋子的人都不作声,默默看他翻阅家谱。屋子里静极了,秀秀也被妈妈搂在怀里。秦刚翻着翻着,神色渐渐凝重起来。翻着翻着,眼眶红了。看完好一会,也不说话,只是不住地抬眼望望丁信强,好像才认识他似的。望了一会,又一动不动地坐着,眼睛眨个不停,最后干脆闭上,显然他是在回忆一些事情,理顺一些关系。萧月英的目光、钟晓冉的目光以及丁信强的目光全都落在他的脸上,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们在静静地等待,整个房间里唯有秀秀偶尔发出一些声响。大家都刚刚表达过自己的惊喜,他们耐心地等待着秦刚的惊喜到来,他是最后一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位当事人。
  比较起来,钟晓冉的期待更迫切一些。在她看来,月英姐认定的东西,十有八九是不会离谱的。兄弟相认,妯娌同心,简直就是一段传奇。这段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传奇让自己的心扑扑直跳,让自己的脸庞隐隐发烫。她恍惚已经看到性格豪放的秦刚激动地与丁信强大力拥抱,然后自己和月英姐扑上去,四个人抱成一堆大团圆。

4

  然而秦刚还在那里运气发呆,肩头微微起伏着。“老秦你倒是说话呀!”钟晓冉见他半天没有动静,终于忍不住问他。
  秦刚猛然“啪”地一拍茶几,两只铁环应声跳起来,哗啷作响。他抬手直指丁信强,大声说:“你爷爷干的好事!害了我奶奶一生!害了我们秦家三代人!”
  “哇--”秀秀从未见过秦叔叔发这么大火,吓得直往萧月英怀里钻。
  屋里的空气遽然紧张起来。钟晓冉赶紧打圆场,责备道:“干吗啊?看把孩子吓的!你们兄弟相认是天大的喜事,你怎么忽然发起火来了?你们成了兄弟,我和月英姐成了妯娌。该好好庆祝一下呢。”
  “秀秀不哭,乖。”萧月英轻轻拍着秀秀。
  秦刚两只手撑在膝盖上,高大的身躯竟是有些哆嗦。半天才说:“你们不懂!”
  丁信强给他添满了茶,说:“秦刚,别激动,你慢慢说。看起来我爷爷和你奶奶肯定发生过一些特别的事情,或许还有对不住你们秦家的地方。我也很希望了解那一段历史。这对你奶奶和我爷爷肯定都很重要,否则两位老人不会把这对普通的门环当作他们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分别留给我们。”
  听大家七嘴八舌这么一说,秦刚慢慢平静下来。他端起茶杯“咕咚”喝了一口,语气仍然很冲地说:“好吧。我就给你们讲讲我们秦家的遭遇!”
  “秦家虽然算不上什么名门望族,但也算一方乡绅。我爷爷早早和邻村一户财主的女儿定下了娃娃亲,可是长大以后爷爷喜欢上了穷人家的女儿夏雨珠。那个年代他身不由己,只能娶了邻村的姑娘。”秦刚抬头瞟了一眼,看到大家脸上露出的茫然之色,于是又加一句,“我说的是我秦家的爷爷。”“明白的。”丁信强点点头。
  “夏雨珠不就是家谱上你奶奶吗?”萧月英问。
  “正是,这家谱就是她老人家保存下来的。”秦刚说,“我爷爷向夏家提亲,希望娶她作妾。但夏雨珠心性很高,坚决不同意作小。”
  “难得这么刚烈有个性的女子。”钟晓冉不时地插一两句嘴。
  “后来呢?”丁信强问。
  秦刚瞪他一眼,说:“后来就遇上你爷爷。当时你爷爷打仗断了腿,躲在夏家养伤。后来她就被你那个混帐爷爷搞大了肚子。”
  “别这么说话。照这么说,没准我爷爷就是你爷爷。”丁信强皱着眉头说。
  秦刚缓和了一下语气说:“没错,你爷爷就是我亲爷爷。我奶奶一个黄花闺女就这样有了身孕,她的处境会有多险恶你们知道吗?”
  “肯定很艰难,尤其在那个年代。”萧月英附和着。“然后呢?”
  “然后就拿着这只门环发愁啊。”
  “丁爷爷知道她怀孕吗?”钟晓冉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应该不知道。他前后总共只呆了不到三个月。”秦刚还是不肯叫丁礼全为爷爷,又不知道该叫他什么,索性仍然用“他”来代替。“他伤势很重,再说感情发展也得有个过程,所以他离开的时候不可能知道我奶奶怀孕,我奶奶自己也不知道。”
  钟晓冉端详着一对门环不解地说:“奇怪啊,这算什么定情物?见过用玉镯珠宝的,没听说过用门环的。”
  “这一对门环是我奶奶的。我说的不是夏雨珠,是我亲奶奶。”丁信强接过话茬说。“当年我爷爷参加革命,家里刚好打造了一副新门环,我奶奶说这种糙物不惹眼,又压身,就让我爷爷带一只在身边,另一只留给了肚子里的我爸爸。战火纷飞,日后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父子也好据此相认。解放后我爷爷回到家乡,说自己那只门环不小心弄丢了,把我爸爸那只要了去,整天当宝贝拿着。我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我爷爷保存的那只门环被他日夜摩挲,有的地方已经被磨亮了。”
  茶几上的两只门环果然有些不同。
“哼!”秦刚说,“我奶奶没他那福气,这门环得藏着,否则磨得比你爷爷的那只更亮!当时她的肚子鼓起来了,走投无路,去找我爷爷求助。我爷爷二话不说,一口应承下来,把她娶回了家。她刚刚生下孩子,也就是我爸爸,就开始土改了。打土豪分田地,我爷爷被抓起来,其中一条罪状就是强占民女。夏雨珠,唉,也就是我奶奶,找到工作组,说我爷爷是为了救她才娶她,手上这孩子是革命的后代。结果被工作组臭骂一通不说,还让村民给她脖子上挂了双破鞋。而我爷爷,不分青红皂白就被镇压了。”
“真是冤啊。”萧月英换了个姿势,秀秀在她腿上睡着了。
  “土改工作组把村头一间破房子分给我奶奶,她一人带个孩子住在里面,孤儿寡母的,晚上三天两头有人骚扰,连看门的黄狗都被人毒死了。她实在呆不下去,一个人背着孩子趁夜逃到县城给人做老妈子。解放了,她进了一家工厂当工具保管员。为了给你爷爷写信,她参加了扫盲班。可她千辛万苦写的信,寄出后却被全数退回,一律查无此人!”
  “我们家自从避难搬到省城,就没回过老家。再说老家的老房子早让战火给毁了。”丁信强替他爷爷辩解道。“我记得爷爷曾经两次回到皖南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现在看来,他一定是去找你奶奶的!”
  “找到了又怎么样?”秦刚稍稍平复的怨愤之火,又无意中被丁信强的一句话给复燃起来。“难道再来一次一夜情不成?”他恨恨地说。“你爷爷我听钟晓冉讲过,一解放就成了大干部。他肯丢下老婆孩子去娶夏雨珠吗?”

5

  “你错了!”丁信强难过地说。“爷爷投身革命时,我奶奶刚怀上我爸爸,十几年含辛茹苦,一个人拉扯孩子,落下一身病。日本人轰炸时死里逃生,一块弹片留在体内直到去世都没有取出来。文革中又受爷爷牵连,吃了不少苦。她在这个世界上没享几天福,早早离开了我们。后来不少人给爷爷介绍老伴,他始终没有再婚,一直到八十岁去世都是一个人。”
  “他不再娶,也是荣华富贵、子孙绕膝。可我奶奶、我爸爸呢?”秦刚眼睛里仍然喷着怒火。“我奶奶为了让我爸爸顶替她进厂上班,早早就退了休。她的晚年是在一个一个垃圾箱前度过的!我爸爸不让她去拾破烂,她说你那几十块钱哪里够娶媳妇,妈捡点是点,哪怕帮你打只五斗柜呢。”
  “真让人心酸。”钟晓冉已听得泪光点点。“你从来没给我讲过这些!”
  “别打断他。晓冉。让他说下去吧,他已经憋了三十多年了。”萧月英轻轻朝钟晓冉摆摆手。
  “我七岁上小学,别人穿的是商店里买的新鞋,我穿的却是奶奶做的黑布鞋。可我上学才两个月,她老人家就去世了。她要是等我到读到三年级,不,哪怕是二年级也好啊,我可以帮她多写几封信,满世界找那个负心人!”秦刚说到这里,紧咬了一下嘴唇。钟晓冉定定地看着他,知道他在强忍泪水。认识他这么多年,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可从没见过他流泪。他的泪把女人心底最脆弱的神经触动了。钟晓冉忍不住拽了块纸巾转过头去。“她才四十八岁呀!才活了你爷爷一半,她是生生给累死苦死的!从十八岁遇到你爷爷,到她去世,整整三十年。三十年的屈辱,三十年的饥寒交迫,三十年的含辛茹苦,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啊!”秦刚说不下去了。
  萧月英静静地听着,脸色惨白。她腾出一只手慢慢地拂着自己的胸部。“月英,你怎么了?没事吧?”丁信强发现萧月英神色有异,急忙从她手中接过睡着的秀秀,一边上上下下打量她。事情来的太突然,医生的叮嘱早忘到脑后了。萧月英需要保持心情平静,而这时的空气划根火柴就会燃烧。他急忙说:“不好,秦刚你停一下!月英好像有点不对劲。”钟晓冉也叫起来:“你别说了!月英姐脸色不对。”
  “没什么,我只是心里一阵难过,一会就没事了。”她朝他们摆摆手。丁信强这一阵兵荒马乱的关切,让她也记起了医生的嘱咐。她感激地看看丁信强,柔情从眼里流出来,心则满满的,装满了幸福。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丁信强居然还能注意到自己,真是难得,也许这就是夫妻间的默契吧。从美国回来后,老公真学会体贴人了。这一幕被钟晓冉看在眼里,不禁暗自叹息,心想秦刚要是有丁信强的一半自己就满足了。
  见大家都盯着自己,已经缓过劲来的萧月英笑笑说:“我真的没事。在我看来,这毕竟是一件大喜事。虽然丁爷爷和夏奶奶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但他们的感情也算坚贞不屈可歌可泣。最能告慰两位老人家在天之灵的是,他们的后代终于聚在一起了,天意呀。”
  坐到她身边的钟晓冉一手拉着她一手抹眼泪,萧月英也被感染了,两个女人流着泪,对望着,笑容在她们脸上绽开。
  “兄弟,你受苦了!无论是你奶奶,还是我奶奶,都让爷爷的血流入了我们的躯体!我们两家,在这一刻,血统、血缘、姻缘,这三种关系一下子都连在了一起。”丁信强一手抱着秀秀,一手伸向秦刚,说:“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大哥,我们其实早已就是兄弟了,对吗?”
  秦刚睁大两只眼睛,没有握手,而是像扳手腕一样抓紧了丁信强的手。“别说了,这事太突然,容我好好想想。你,还有你们,给我点时间。”
  “还想什么啊,血浓于水!”钟晓冉急迫地说。秦刚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萧月英打圆场说:“兄弟不兄弟的,不就是个称呼嘛。这些年我们两家可不就跟一家人一样吗?不管怎么说,两位老人的心愿啊,今天终于实现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编辑|已被阅读103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