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64/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1175字 2011-08-14 09:29:04
  63

  天气已经十分暖和了。这天下班早了一点儿,曹嘉文不想直接回公寓,停好车,独自走到河边散步。草木的芬芳荡漾在空气中,微风吹皱水面,打碎桥的倒影,垂柳依依,一群鸭子拖起长长的涟漪,在水面游过,一直游进他的记忆。苏南蹲在岸边喂鸭子的情形仿佛就在眼前,嬉笑声也在耳边,他无心再走下去,返身回了公寓。
  从一叠广告、账单和来信中,他意外地捡出一封何芳的来信,从邮票上看,是从美国寄来的。他急忙打开,信头有几行后加上去的小字:“这封信几个月前就写好了,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耽搁了没有发出。今天整理文件,又翻了出来。该是你的还是你的吧,我这就给你寄去。我现在的情况很好,我的新公司已经走上正轨,还是生产光纤通讯产品,另外,我已经开始投资房地产。”
  信的正文却是元旦过后不久写的。信中说:“我终于决定了,我的公司已经彻底卖给了FSC 。我忽然很有钱,也很有闲。我已经在朋友和客户的帮助下,在美国注册了一个新公司。一切又要从头开始。”
  “我和汤姆正式分居了,孩子他带,我付一半抚养费。根据安省的法律,申请离婚可以有三种理由,第一种就是夫妻分居一年以上。我到美国以后,我和他应该更有时间考虑我们之间的问题。假如最终还是要离,那谁也没有办法。关于孩子的抚养权、探视权和赡养费我不会和他争。”
  “这一切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反倒是我觉得愧对你和苏南。我们都是过来人,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总算知道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合适不合适比相爱不相爱更重要。你和苏南都是脚踏实地的人,你们会幸福,我祝福你们。”
  阴差阳错,事过境迁。曹嘉文拿着这信,站在窗前,面对西下的夕阳,一脸无可奈何的苦笑。这信也像夕阳,早先是温暖的,现在却连一点儿余温也难以挽留。这信来早一点儿,也许几个人的关系会更加复杂,纷争也会更多。但也许恰恰相反,他们的关系反而变得简洁也未可知。真不知是不是应该感谢何芳当时的迟疑。其实,这些细小的外因无非是一洒味精,生活的汤并不会因此而变浓。何芳的事业至上,苏南的不肯原谅,大约都不能与自己的生活相容。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找到真正的相容?

                 尾声

  周末,曹嘉文去中国城买菜。免费发行的几家中文报纸,都在头版头条转载了英文《渥太华日报》的一条消息:著名糖业大王阿库德先生年轻美貌的妻子昨日因精神失常裸奔街头,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阿库德太太本名方海伦,三年前在中国与阿库德先生结婚。目前,阿库德太太的情绪仍然很不稳定……
  生活的好坏有时是可以选择的,生命中的偶然却不能。过度的繁忙,过度的舒适,繁忙中的无助,舒适中的孤独,渐渐湮没了生活,生活不再真实,真实失去了感觉和判断。
  曹嘉文驾车开过街心花园,草坪上,鸽子不时从空中落下,挤挤挨挨,在温暖的阳光下觅食。

               (全文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39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