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63/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1188字 2011-08-14 09:26:37
  62

  曹嘉文很快租到一套两卧室的公寓。他的东西不多,租了一辆卡车,叫组里的同事中国人小张帮着抬了家具,很快就安顿好了。搬进去之后,他打电话给苏南,把自己的新地址和新电话号码告诉她。苏南显然准备不足,一张口,就问他怎么越搬越搬远了?曹嘉文拿不准她的意思,只好含糊地说:“远近没关系,有事儿要帮忙,你随时来电话!”听了他相当得体的回答,苏南在电话那一端闭上双眼,缓缓地说:“就是说,我好像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还会来电话吗?”曹嘉文听这话说得比他还含糊,仿佛蕴藏着什么暗示,又仿佛表明她是被动的一方。他心中老大的不以为然,就有些负气地说:“我这搬家跟你说过不止一次两次了,最初还是你先提出来的。你一直不肯原谅我,我们大概永远无法搬到一起了,我只好自己搬了。”说罢又恨自己,到了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疯话,不是找苏南的骂吗?苏南要是好脾气,他也未必舍得就这么结束。苏南半天没说话,到底也没有骂过来,末了只说一句:“知道了。”就轻轻挂上了话筒。曹嘉文抹去悄悄流下来的眼泪,直骂自己不争气。
  电话那一端,苏南在默颂《圣经》上的句子:“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曹嘉文看看墙边立着的简陋家具,房间显得愈发宽敞空旷。天上下着不大不小的雨,两只鸽子在阳台上躲雨,“孤独孤独”地叫。曹嘉文反被逗乐了:“你们跟着起什么哄?”
  曹嘉文随后给老万打电话报告搬家的消息。老万一听是曹嘉文的电话,立刻兴师问罪:“怎么聚会过了就再没消息?是不是跟苏南和好如初,乐不思蜀,过河拆桥啊?”老万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串儿话,根本不给曹嘉文插嘴的机会,最后他笑呵呵地说:“曹老弟,你那苏南好难请啊!你可欠我人情。”曹嘉文这时才来得及说:“多谢了!桥很好,但还是过不了河,因为没有彼岸了──我是说我和苏南彻底没戏了。不管怎么说,我很感激你一直以来的关心和帮助。”老万叹口气:“你们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这一点小意外都承受不起?”
  曹嘉文想过了,结婚除了众所周知的原因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比一个人单独生活更容易,抵抗外界灾难和打击的能力更强。在这个社会,人最原始的那点儿本能变得不重要,变得可有可无,变得可以买一个塑料人替代,或者用五花八门的娱乐挤跑。他和苏南,也许是因为各自太独立了,人格独立经济也独立,一方不依赖另一方完全可以很好地生活。他们不像贫贱夫妻那样休戚与共,也不像同桌读书的小夫妻那样共同拥有简单而纯真的往事。
  老万听他情绪低迷,不想再刺激他,急忙转移话题,问他搬了家请不请客。曹嘉文说他又不是买房子,再说也没几个朋友好请。老万问他房子的情况,他说租的是一套双卧室公寓,准备尽快把儿子接出来。老万说他要是闷得慌,就常到家里来坐坐。曹嘉文说他已经打搅太多了,不如哪天请老万过来,到公寓楼下的饭馆吃个晚饭,喝喝酒,聊聊天。老万当下表示没问题,定好了时间,两人挂上了电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346次